伏地仙

随手瞎写
沉迷邪教冷cp

背包客小鹏:

别人到墓地上都是献花儿,而女孩们到了王尔德的墓地,献上无数个吻,吻在玻璃罩上,再被阳光一照,一个个吻痕的投影就围了墓碑上王尔德的名字一圈,如果他地下有知,一定会翻着白眼说,我又不需要。(图片拍摄于拉雪兹公墓) ​​​​

影子[扎中心]

*微量阿玛迪x扎特,慎点

*年龄操作(?

*ooc产物,又是一个对不起安徒生先生的童话梗

莫扎特穿着一身黑衣,看着那口小小的棺材慢慢被土掩盖。那里面躺着的是他的第三个孩子,康斯坦茨的身体还没好,墓园里只有他和掘墓人
   “莫扎特先生?”他听到那个掘墓人在对他说话,才反应过来那个小小的坟墓已经完成了, “我要回家了,您可以再在这待一会,不过您得在太阳下山之前走,要不然墓园的门就关了......”
   莫扎特没等他说完就点了点头,那人也不再多话,拿好自己的工具走出了墓园
   莫扎特一个人站在略有些潮湿的土地上,大脑中一片空白,又或者说所有事物都纠集在了一起,康斯坦茨的疗养费,未完成的乐稿,远在萨尔茨堡的父亲......太阳渐渐西沉,影子在他脚下越拉越长,到了最后,它的双脚与莫扎特的分离开来,变成了一个人站在莫扎特的面前
   那是阿玛迪,一个长大了的,与莫扎特几乎一模一样的阿玛迪,手里还握着羽毛笔和空白的谱子
   虽然知道不能碰到他,莫扎特还是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把阿玛迪揽过来,然而这一次,他的手掌碰到的不再是一个虚幻的影子,而是一个瘦削的肩膀
   莫扎特被吓得一愣,倒是阿玛迪先对他笑了一下:“看起来您最近的处境不太好——”
   “阿玛迪?你怎么……”
   “您没想到我会变成现在这样子吧?”阿玛迪看着莫扎特,声音中掺杂着几乎不加掩饰的得意,“我现在已经变成和您一样的人了。”
   莫扎特看着这个伴随着自己出生的人,依旧苍白的脸颊上比小时候多了点笑意,不过他倒更喜欢以前的阿玛迪
  “你有了人类的身体,这倒真是一件稀奇的事,那么你接下去要去做什么呢?”莫扎特顺口问道
   “这件事的确异乎寻常,我曾经是您的影子,但现在我已经拥有了人的血肉,”他顿了一下,“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您让我有了自己的生命,我该做些事回报您。我能帮您挽回名誉,拥有财富,”阿玛迪向前走了一步,“但人总不能一点代价都不付出就获得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我需要您做我的影子”
  
   “不……我不会是任何人的影子,”莫扎特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然而阿玛迪却跟着一步步靠近,双手按在莫扎特的肩上,“康斯坦茨的疗养费,您欠父亲和南奈尔的钱——”阿玛迪没有说出剩下的半句,“——您需要我。”
   “成为我的影子对您又有什么坏处呢?人们认识的还是那个沃尔夫冈·莫扎特。等到我完成了这件事,您就可以重新做回您自己,而我将获得真正的自由身。”阿玛迪在莫扎特耳边说出的话语像是赛壬的歌声,慢慢把莫扎特引进了他的陷阱
   “可是……”
   “就当作是另一种经历,父亲和姐姐会原谅您,我们的歌剧将受到世人的赞颂”阿玛迪的脸颊几乎贴上了莫扎特的,莫扎特甚至能感到阿玛迪呼出的气息使他耳边垂下的头发微微晃动
   “那……好吧,”莫扎特撇过头去躲开了阿玛迪将要碰上自己的唇角,移开阿玛迪按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我会成为你的影子。”

人鱼与主教 C1[渔人与他的灵魂梗]

[ooc预警x][沉迷童话梗]

科洛雷多马上就要去萨尔茨堡就任了,他和他维也纳的朋友们一起去做了最后一次旅行。
他们顺着易北河一直北上,一直到了它的尽头,他们在那里停留了三天,最后一天晚上,科洛雷多打算自己出去看看
他一直走到城市最外围的海滩上,在这片大陆的最北边的夏季,天总是黑得很晚,落日的余晖照在这座逐渐睡去的城市上。这里的风实在大得很,科洛雷多走在沙滩上,那些沙子不知怎么就钻进了他的长筒皮靴里,弄得他脚底一阵阵刺痒,于是他索性把靴子脱了下来,想那些不穿鞋的贫民一样赤脚走在沙滩上。
大风吹得他有点不清醒——或者说过于清醒了,他只是一直向前走,呼啸的风仿佛在他耳边形成了一首他从未听过的乐曲,他一直向乐声传来的地方走去
“再走过来,您可就回不去啦”一个不大但清晰的声音在他身边响起,科洛雷多一下子清醒过来,但那些风声和涛声都不见了。科洛雷多发现海水已经漫到了自己的腰际,而他的不远处是一个金发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把透明的小提琴
“您是谁?”科洛雷多皱着眉头问
眼前的少年笑着在水里翻了个跟头,露出了同样是金色的鱼尾巴,“如您所见,我是一条人鱼,我的名字是沃尔夫冈·莫扎特”,然后又反过来问科洛雷多“您是谁?”
“希罗尼姆斯·科洛雷多,”科洛雷多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刚刚的曲子都是您作的吗?”
“当然啦,”沃尔夫冈拿出了几张和他手里的小提琴一样透明的乐谱,递给科洛雷多,科洛雷多接了过来,感到那些谱子仿佛是水做的,“我父亲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我作曲了,您现在看的可是连海神大人也难以听到的仙乐!”
科洛雷多将信将疑地拿起乐谱看了几行,忍不住小声地哼唱起来,沃尔夫冈听到之后顿时兴奋地摇动鱼尾,把手里的小提琴塞到了科洛雷多的怀里,“原来您也懂音乐!为什么不亲手把他拉出来听听呢?”
科洛雷多也不推辞,接过那把琴就站在水中对着乐谱演奏起来,沃尔夫冈在一边静静地听着,双眼聚精会神地注视着科洛雷多在琴弦上滑动的手指
“Bravo!”一曲终了,科洛雷多把小提琴还给莫扎特,看着他在周围游了好多圈,甩动的鱼尾甚至把海水溅到了科洛雷多的脸上
等到他游回来的时候,科洛雷多对莫扎特说:“我要回去了,沃尔夫冈。”莫扎特听到后一下子泄了气,小声地问:“那您明天还会来吗?”
“明天不行,”科洛雷多摇了摇头,“但是明年,也许明年我会来。再见,沃尔夫冈。”科洛雷多向他伸出了手
然而之前一直格外开朗的沃尔夫冈这时却显得拘谨起来,“再见,希罗尼姆斯,”他小声说,“只要您在这里呼唤我,我就会过来的”莫扎特递给科洛雷多一枚纯白的海螺,小心翼翼不碰到他的皮肤,然后一头扎进了海里。海水淹没了他金色的头发,最后科洛雷多连他金色的鱼尾也看不见了
科洛雷多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走回了客店,等到他终于梳洗好躺倒床上时,关于沃尔夫冈·莫扎特的记忆似乎已经在几年以前,又好像就在上一秒。无论如何,他床头的那枚海螺还在提醒他这些确实是真实发生过的

老相册:

看花儿的托尔金老先生

年代不详

---

微信公众号:老相册


主教长了驴耳朵 C1

[主教扎][童话梗][ooc预警][毫无逻辑]

这绝对是Colloredo做过最荒谬的梦了
使人变成自己心爱的人最喜欢的动物,这种胡话稍微有点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
萨尔茨堡这位向来严以律己的大主教像往常一样在清晨起床。然而今天早上他觉得有点昏昏沉沉的,还有点头疼
新来的侍女总是偷懒,这样的人应该送到济贫院里去,我的宫殿可不是什么游乐的场所。Colloredo烦躁地向后顺了一把自己的头发

等等,那两块软软的毛茸茸的是什么?!

Colloredo快步走到旁边的镜子前,然后发现自己的头上顶着两只长长的驴耳朵

“出去!”终于端着梳洗用品上来的侍女被Colloredo的怒吼和大力的摔门吓得跑下楼哭着问Arco伯爵自己是不是要被赶去济贫院了
Arco感到这次事态有点严重,弄不好自己也要进济贫院
于是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向楼上走去,小心翼翼地敲了敲Colloredo寝宫的门
“谁?”Colloredo隐藏着怒气的声音让Arco的小细腿抖了三抖
“是我,主教阁下”Arco开始思考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否正确
“…进来”
Arco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尽量不让自己的脚步放出太大的声音,然后他看到了坐在红色缎面椅子里的Colloredo
-头上还竖着两只驴耳朵

Arco感觉自己肚子有点疼

“Arco,”沉浸在思考如何措辞的Arco被吓了一跳,“如果你敢说出去……”
“绝对不会,我以主的名义起誓”Arco立即站好,竖起三根手指与眉尾齐平
Colloredo还算满意地点点头,“这几天我的三餐和公文都由你送到我的寝宫来,对外就说大主教抱病在床,所有人一律不接见”
“是,主教阁下”Arco欠了欠身向外走去
“还有”Colloredo叫住Arco,犹豫了两秒,还是把桌上那张纸拿起来给他,“晚上的演奏取消,把所有侍女召集到乐厅,排练朗诵”
Arco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手里那张纸上写的东西,但出于良好的职业素养,终于没有提出什么疑问,走了出去

———————————————————————————
这天晚上,萨尔茨堡大主教宫殿的音乐厅内,第一次有侍女齐声朗诵情诗。而Colloredo大主教穿过许多迂回的路径坐在后台,时不时摘下帽子检查自己头上的耳朵是否还在
关于这么做的理由,Colloredo曾听说过贵族不经意间爱上爱上侍女的故事在下人中广为流传,不管怎么说,试一试总是好的
[一件不为人知的小事:整整一个下午Colloredo都面对着镜子练习控制那两只长耳朵和自己的头发一起服贴地躺在自己的头上。期间因为手抖不小心打碎了一块背面描金的镜子]
========================================
梗来源于在德扎群里看到的一张图,图已经找不到了。有改动,不知道这种要不要授权,总之侵删吧Orz
扎特小天使大概下一章出现x结局保证HE~最后希望大家对这篇毫无逻辑的产物多多包涵Orz

啊对了原梗是会长出暗恋的人喜欢的动物的耳朵和尾巴,30天之内被暗恋的人没有喜欢上暗恋者的话,暗恋者就会完全兽化杀死被暗恋人然后变回原型Orz
有一部分被我改了x